那么,在关键清洁能源技术取得重大进展以及俄国页岩保持活力以及快速变化的能源投资动态背景下,当前的能源结构是否会发生重大变化?能源行业的5782年可能意味着什么?

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奖委员会秘书Lars Bergstrom教授肯定了这是首次直接测量到这一拐折。俄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Marc Kamionkowski教授评论认为,这是年度最令人激动的科学进展之一。